举报邮箱:842532280@qq.com 举报电话/新闻热线0936-8221890 投稿邮箱:zgzywtg@163.com 广告热线:0936-8687575 网上有害信息举报专区
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张掖网 > 印象 > 木塔风铃 木塔风铃
  • 丹霞二则——雪山飞鹰

    2017-10-18 稿源: 甘肃张掖网
  • 贷款

    2017-10-13 稿源: 金张掖周刊
    早饭后,曹家闸村的曹学有早早来到乡政府旁的农合行办贷款,他打算搞五十头规模的肉牛养殖场。眼下,牛舍已经建起来,但买牛和饲料加工设备的资金还缺三十万左右。于是,他想通过农合行贷款二十万,从亲朋处再借十万。
  • 活在生活里

    2017-10-09 稿源: 金张掖周刊
    经看过一篇报道是关于“活着”,文章中提到: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时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则是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不可否认,想想自己的生活状态,当别人问起,“最近在干什么”,你是否总是那句:“老样子!”确实,生活的本质应归于平静安定,哪来那么多激情跌宕,但是我们的思维不应该平静,停滞不前!对于时间,不是消磨打发,枯坐等死,而是赢得时间,不至于它溜走后悔莫及。
  • 今日

    2017-10-06 稿源: 金张掖周刊

    今日复今日,今日何其少?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再说昨日:昨日兮昨日,昨日何其好!昨日过去了,今日徒懊恼。世人但知悔昨日,不觉今日又过了。水去日日流,花落日日少,成事立业在今日,莫待明朝悔今朝。

    劝尔拜读一下“三日诗”,珍惜自己的时间。学习,今日就开始!

  • 永远的河湾地

    2017-09-29 稿源: 金张掖周刊
    夏天,小豆子已经蓝花花一片,半圆的叶子蓬勃而长,粗壮的茎干傲然独立。微风过处,卷起一阵阵幽蓝的波纹蜂蝶上下翻动,把一块小地鼓捣得热热闹闹。最享受的是月夜,与父亲去浇豆地。皎皎月色下,绸子般的水流淌进豆地,立刻就有-的声音流动起来,声音又仿佛从地下渗出来,躲在一个神秘处,等水来了便一起唱响生命的律动,这无疑是真正的天籁。
  • 七律·庆国庆

    2017-09-27 稿源: 中国张掖网
    金秋十月国旗红,七彩烟花炫碧空。 五岳欢声歌盛世,三江笑语赞丰功。 承前启后江山固,继往开来事业隆。 六十八年坎坷路,中华共梦展雄风。
  • 小草

    2017-09-25 稿源: 金张掖周刊
    我快活地来到人间大地给我一点小小的生命天空给我一个小小的茅屋阳光给我染上了一点淡淡的色彩天空中早晚蒸发的气流是我特有的芬芳于是每天我聆听大海的春潮经历狂风的撕裂感受秋雨和冬寒的磨砺把泪水化作露珠把痛苦化作力量冬天的寒流让我在瞬间消失但我不为生命短暂而叹息因为我能陪着冬天时刻准备着点燃春的火焰。(刘亚春)
  • 农家书屋圆我读书梦

    2017-09-21 稿源: 金张掖周刊
    我是从农村长大的孩子,我们每个乡村都有“农家书屋”,这样可以使许多家境贫困的孩子看到他们梦寐以求的图书。我喜欢这里,喜欢乡村书屋,因为,它是实现我读书梦想的地方。读书可以让我们在书中获得很多丰富的知识,读书可以开阔我们的眼界,陶冶我们的情操。莎士比亚曾说过“书籍是全世界最好的营养品”。而我从小就是与书为伴长大的。
  • 婆婆的秋天

    2017-09-20 稿源: 金张掖周刊
    这个秋天,年迈的婆婆摔了一跤骨折了,我又奔波在秋天的路上,奔波在家和医院之间。看着老人白发苍苍满脸无奈的样子,心里的疼痛泛滥。这两年,尽管婆婆腿脚不灵便了,有时候也摔跤,可是也没有大碍,婆婆总是对自己的身体充满了自信。可是没有想到她就摔倒在客厅和卧室之间,不到十米的距离,不知道上面有她的多少脚印。可是,不经意的一跤,钻心的疼痛却让她再也站不起来。
  • 【诗话张掖】祁 连 山

    2017-09-13 稿源: 张掖档案
  • 亲近盛夏

    2017-09-08 稿源: 金张掖周刊
    也许是全球大气候变暖的缘故吧,不,也许是文化心理的积淀、个体感知的差异、人的耐受力渐趋脆弱的原因,这些年,久居小城的市民,对金张掖一年四季的自然轮回颇有微词,多是诟病于春天的沙尘、盛夏的酷热、凉秋的干旱、冬季的无雪。而其中,对盛夏的评价尤为刻薄,浮躁、郁闷、不安,似乎人的所有不适全都源于这个糟糕的季节。
  • 风满田野绿满川

    2017-09-07 稿源: 金张掖周刊
    这些日子,空间里微信上很多文字都与天气有关,看着那些文字,眼神都有一阵汗涔涔的迷蒙。我把视线从文字上迁延到窗外,明亮的世界还是让人有点炫目,我也慢慢习惯了每天和白花花的阳光对峙。 每个清晨,我把自己安放在文字里,就好像是鱼儿躲在水里,偶尔探出头,吐出一串温热的泡泡,心底便觉得是风满田野绿满川的惬意。我的文字像是一朵朵田间地头的野花,在夏日里随意绽放。我的心又像是一片草原,文字就像是牛羊,总有一种啃噬过后入骨的快乐,文字终究还是心最好的归宿。
  • 看电影

    2017-09-06 稿源: 金张掖周刊
    记得小时候,常常跟爷爷奶奶到村头的大柳树下看电影。农村的电影要算是露天电影了,放电影没有固定的场所,一般都是在村子里一块宽阔的露天的地方支一个银幕架子,或是电影的幕布挂在社员家房屋的外墙上,便可以成为一个临时的电影院。队里放电影会提前几天通知给社员,在放电影的前几天,整个村里会弥漫着期待的气息,社员们也会提前盛情邀请邻村的亲戚来看电影。不过那个时候我跟爷爷奶奶去不是为了要看电影,电影不是我的梦想,小伙伴们追逐玩耍的笑声才是我们的天堂。
  • 山中有约

    2017-09-05 稿源: 金张掖周刊
    真的。山雨来了,洗过满山的中草药的山水储存在草木间,日积月累,山溪水也就成了药水,这里的山溪水比有些装进塑料瓶子里的纯净水还要纯净,如是,没有比这种山溪水熬出的奶茶还能提神、补充能量的饮品了吧。
  • 窗外垂柳

    2017-09-04 稿源: 金张掖周刊
    垂柳,千百年来是文人骚客们极力描写的对象之一,我国古代的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就有咏柳的诗“昔我往矣,扬柳依依”,垂柳树干高挑、枝条柔弱,婀娜多姿、风情万种,“摇曳惹风吹,临堤软胜丝。态浓谁为识,力弱自难持。”十年左右的垂柳,有的枝条垂下来可以达到四、五米,正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有微风吹过来的时候,枝条像太极老者的手臂,更像长袖舞者的衣袖,缓缓的前后左右摆动,轻微而无声。

张掖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公共信息安
全网络监察

经营性网站
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甘肃省精神
文明建设网